细川

那可不行

© 细川
Powered by LOFTER

我很难过,高考前一点一点积累下来的书单,被我弄丢了

尿:“话说怎么老是tmd我开车啊!”
E:“李长得比较帅啊,不李开,谁开啊”
尿:“我放你妈的狗屁!”
E:“我才放你妈的狗屁!”
SA:“好了好了,你们俩不要再吵辣”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这tmd才是老子的青春啊!!!

我要吹爆求生三人组!!!!!!!

e尿sa永不散场!!!!!!!!

妈耶现在尿总那么帅的吗?!!!
鹅也越来越会打扮了!!!

从杀马特直男时期一起走来的两位!!
太不容易了!!

鹅的奇妙大冒险

一个神经病一样的脑洞

                                                ...

小段子

大概就是鹅半夜千里寻夫的事
北极圈抱住自己

顺便表白一下漏斗太太,太太是圈中瑰宝
给诸位比心心啊

他今天的确有点反常。武汉鸽王被夫人嫌弃到死的行动力终于肯现身为主人捍卫尊严,一千多公里的距离 ,关直播订票上车一气呵成。酒店和行李?不存在的,本鹅不需要。

他只在下动车前给卢根打了个电话。“我来查岗顺便捉奸了。”他理直气壮地对手机那端的人宣布,然后在一连串受惊的我操中单方面切断通话。他没有告诉卢根自己现在算得上是处境凄惨:手机没电,方向不识。

半夜的温度实在有点低。但火车站是一个24小时都人满为患的地方。暴露在人群中,人们的偶尔笑嚷声划破夜的宁静,飘过他的耳朵又飘走。遍地熟悉的口音给了他一种隐...

尿总后来坦白L4D2中高频率的“他妈的”和“我操”是为迎合观众刻意为之的。但也许满口黄腔是常态。再后来他去搞摄影。几年后就签约了几个杂志和网站,也开了线下讲座和摄影展。讲手机摄影。台下甚至还有几个三四十的阿姨大叔。很难想像他用那种很特别的重庆口音来普及手机摄影。这种声音,是要搭配着“他妈的辣边还有个牛”“控血啊我操”之类歇斯底里的吼叫和高糊红红绿绿的马赛克画质才合适的。在他讲话的时候,也许还是会忍不住爆粗笑着满嘴跑火车吧。如果我在这种场合,一定会在结束前冲上去求合照签名再问一句“尿总什么时候更求生啊”,顺便一个礼拜不洗握过他的手。到时候,听众们大概会讶异地看着我那种害羞又兴奋的做派。

他们永...

知乎体:有一个会摄影的男朋友是怎样的体验?

深夜肝文

一个有一点骚的鹅和一个更骚的尿总的故事

评论那几个ID,我知道直接用b站ID看起来有点傻但是没办法 摊手

希望喜欢 笔芯

——————————————————————————————————

匿名用户

 

更新:

 

我们俩去领养了一个孩子。他现在的爱好变成了每天逗小姑娘玩并帮人家拍照。然并卵,女儿还是最黏我。有时候直播中途看到他拿着猪蹄在我家小姑娘脸上捏来捏去我都很想翻白眼,这意味着我不得不暂停直播来把泪水涟涟的小姑娘哄好。拜他所赐,我的粉丝都知道我有一个“亲戚家的小孩”在家里借住。至于以后怎么办,以后大概会打他吧,小姑娘哭...

尿总几百年一次的微博回复和鹅有关港真我是服气的

桑田

自割腿肉

窝对两位先生是真爱啊红红火火恍恍惚惚

希望喜欢 笔芯~

------------------------------------------------

张驰决定暂停直播。一个星期。

这几日他总是莫名烦躁,不想打游戏,不想剪视频。也许也不是莫名,有个小小的声音在他心里说。对,他知道原因,还他喵的清楚极了。张驰一边恶狠狠地诅咒着,一边控制不住自己掏出手机,又戳进了那条署名“尿姑娘”的,读了n遍的短信。

   

尿姑娘不是姑娘,是个一米八几剪寸板头的糙汉子。现在,他是一个小有名气的野生摄影师。但在这个身份之前,他还曾是张驰打求生职赛时的队友,那...

TOP